林肆亦

这儿林肆亦,称呼咱为041就odk了√
多指教

章三、信仰之物

『有些人活着总会寄托于什么,那即是信仰。』

太宰治不信神,他想神是不会愿意接受全身充斥着黑暗血液的信徒的,他不屑于将自己对于未来的期望寄托在他人身上,他对于阳光或许抱有向往,却不可避免的厌恶那似乎无私的太阳。

他或许对曾经的四木抱有惋惜的情绪,遗憾这个不错的合作伙伴逝世的同时,却也不忘告诫自己——看啊,这就是人类。

多么狼狈,多么可悲。

如果说人类是神最满意的作品,那么此时此刻站在大地上的他们又算什么?

「神应该是比人类要可悲的,人们在向他祈求保佑的同时,他又能向谁祈求?」他想。

<<<<<<<

“织田作……你就没有什么想问我的么?”太宰治却先沉不住气了,他往嘴里送着正冒着热气咖喱,小口小口的吹着气,晃悠着腿歪头看着沉默的织田。

“你的伤似乎并没有恢复的趋势”

“欸——所以说,织田作是笨蛋么?这样下去我是恢复不了的啦。”太宰治用勺子敲了敲陶制的盘子,有无意图的让织田注意到自己所吃的食物。

织田的视线扫过那一盘特意为对方做的咖喱却并未说些什么,次日一大早便出了门,黄昏回来的时候带来些不知哪来的殷红液体倒进玻璃杯中。

太宰治在门响的瞬间便窜出房间冒出个脑袋,他将险些脱口而出的疑问硬生生的憋回腹中,他端起拿盛着鲜红液体的杯子,举在眼前细细打量着,甚至凑近嗅了嗅,才确认这的确是一杯新鲜的血液无误。

太宰治张了张嘴,眸中血红闪烁不定,他感到喉咙传来阵阵难耐的干涩之意,他咽了咽口水,一手覆上喉颈呼吸在此时也急促了几分。太宰治不住的咽着唾沫,唇角的獠牙此时也伸长不少,他几乎是迫不及待的端起杯子往嘴中灌着,一杯饮尽,他仍旧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这才清醒不少。

太宰治愣愣的看向身旁一直看着自己举动的男人,意识到先前的失态,不由移开视线掩饰眼中的窘迫。

“织田作,你……”太宰治用余光扫着无动于衷的男人,艰难的吐出几个字,他好像有点慌张,却依旧忍耐着,压制着什么情绪再次开口——

“对你的伤口有帮助”织田打断了太宰治的问话,织田大抵上是知道太宰治想问些什么,但他不愿回答他。

“……嗯”太宰治应了一声,将自己摔进沙发盘膝而坐,他看起来似乎有些垂头丧气的样子,织田不免产生些奇异的罪恶感,他不知道此时该与太宰治说些什么,便一声不吭的坐在他旁边。

<<<<<<<

“喔?如何加快吸血鬼伤口愈合?怎么?你包庇了吸血鬼?”
“嗯。”
“不会吧?是谁啊?”
“他叫太宰治”
“……嘶,我可不跟你淌这趟浑水,我今天会当作没和你谈过这件事的”
“那……方法?”
“那个啊,给他们新鲜的血液就好了,他们的主食可是血液啊,把人类的食物给他们吃无疑是让他们去自杀”
“……谢了。”
“哎,你就这么走了?”
“嗯”
“行吧行吧,慢走啊我就不送了”

调酒师挥了挥手,目送着织田离开酒吧,他点上支烟并给自己倒杯威士忌。
是了,那个男人很在乎他,调酒师想。
或许我可以由此捞到些好处,这个想法在瞬间被打消,织田作之助可不是好惹的。他可不仅仅是在人类中众所周知呢,吸血鬼中亦然。

听说他是最近才知道吸血鬼这个种族人数之多,是不是在唬人啊……要说相处了这么久,说没看出来我可不信。他却一副最近才知道的茫然模样,倒也不像是装出来的,但是如果是的话就真的太可怕了。调酒师抿着威士忌,苦笑着将其一饮而尽。
这可与我无关了。

调酒师在胸口画了个十字,他虔诚的捏着手中的十字架喃喃着祷词。

调酒师的一家人都是教徒,他也不例外的被这种家庭氛围所感染,每天的祷告已经成为一种无法割舍的习惯。他不算是一个非常合格的信徒,只是通过祷告一类的行为,可以使他心中平添些慰藉感。

<<<<<<

『并非故意,而是有意。』

“太宰,你的伤口怎么样了?”织田坐在一旁,率先打破了沉寂。

“嘛,托织田作的福,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太宰治笑眯眯的扯着衣服一角将其掀起,新肉已经长好了不少,弹痕周围已经泛着点粉红,是伤口快好的征兆。

“嗯,那么……”织田在某个瞬间有种想要去触碰下那伤痕的冲动“伤好了后,你……”

“那我就要回去了”太宰治咬了一口水果,笑嘻嘻的对织田说到“毕竟我也是很忙的?”

“嗯”织田站起身“去喝一杯吧?”

“好”太宰治笑的很释然。

织田作之助于太宰治并肩漫步在街头,两边昏暗的灯光打在二人身上有些失真,像是老照片一样带着点暗淡的褐色。

“♪”太宰治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一路上像是孩子一样东张西望仿佛从未见过这些一般,织田嘴上叼着烟,眸子飘忽不定不知在想些什么。

“叮铃”

“好久不见啊老板——你们这里有洗涤剂么?”太宰治一推开门就大声嚷嚷着,生怕周围的人都注意不到他,织田皱了皱眉头,安静的跟在太宰的身后。

“我们店没有洗涤剂”调酒师淡定的擦拭着杯子,顺手给二人倒了两杯透明的酒液“还是老样子?”他将球型的冰块放进酒杯,推着两只酒杯递到二人面前。“也没有砒霜等一切有毒的东西”调酒师看见太宰治张了张嘴,下意识的接上了这么一句。

“那还真是遗憾”太宰治抿了一口酒液,脸上却一点遗憾的表情也没有,他敲了敲织田的酒杯,听着玻璃器皿发出的清脆响声翘起了唇角。

真是遗憾。

『太宰治不信神,织田作之助也不信,他们信仰自己。』


有生之年,我竟然更新了(掩面)
最近实在是没有什么灵感,真的抱歉。处于灵感枯竭的状态,实在是不知道该写点什么。
(鞠躬)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