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肆亦

这儿林肆亦,称呼咱为041就odk了√
多指教

算是个脑洞随笔???

#武云武
#自家崽!


在江南某个僻静的小宅子后有片药草园,听说是一位总是戴着斗笠遮去大半面颊的姑娘所开垦的。街坊四邻每当没事调侃时总喜欢讲上三两句这姑娘的闲话,什么这姑娘其实是朝廷的通缉犯呀,脸上有伤见不得人啊,被抛弃的可怜女人呀等等。

姑娘的流言颇多,但始终没人知道她的真实信息,直到有一天呀,这姑娘麻利的拎起扫帚将几个在药园玩耍的毛头小子轰出门外,叉着腰象征性的威胁了几句。当她转身打算回屋时街头几个混混却不恰时宜的出现在门口,凶神恶煞的在屋前站了一排。

姑娘见状暗自皱起了眉毛,她向外跨了一步,反手把门扣上,这才不慌不忙的与为首的混混对视着“有何贵干?”

姑娘的声音清清脆脆,不高也不低,那为首的混混听到后便咧开嘴嘿嘿的笑了起来,用目光将姑娘上下打量了一番,才操着一口难听的公鸭嗓道“虽然听说你脸蛋毁容了见不得人,但没想到你身材还……”

那混混说到这里,目光更是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姑娘,他咽着唾沫又向姑娘靠近了几步“本大爷是不会介意你的脸的~”那混混隔着半臂的距离狠狠地抽动鼻子吸了两口,他那双本来就狭长鼓胀的双眼几乎眯成了条线。

姑娘靠在门上,提着灯笼的手稍稍向上抬了抬,她斗笠下的表情却依旧淡然,甚至夹杂着些许怜悯的意味。就在她正要抬手一记梦徘徊出去之时,几道剑光闪过,姑娘将手上的灯笼向下放了放,向远处的白袍道长点了点头
“多谢道长相救。”

那年轻的武当弟子却是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只好学着某位师兄冷着脸也向姑娘点了点头“无妨。”

姑娘推开了屋门正欲邀请那武当弟子喝杯温茶,一扭头却发现他已经不见了踪影,姑娘用余光瞥见抹白色的身影后不自觉翘起了嘴角。她清了清嗓子,用像是故意要讲给谁听一般的音量道
“真可惜呀,我还没有告诉那位道长我的名字叫孟卿和呀。”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