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肆亦

这儿林肆亦,称呼咱为041就odk了√
多指教

《因果关系》(织太)

章二、非人之族

『人都是一种胆小的生物罢了,他们信奉的同时也在惧怕。』

“咔嗒”

“%#%*#%¥”

太宰治此时的意识恢复过来一些,他的耳朵只能听见嗡嗡的噪音,完全听不清那宛若梦境中的低语。

有谁……回来了,我要离开这里。
身体好沉,眼睛也睁不开。

太宰治无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喉结顺着动作滚动一下,身子却因为接下来的皮鞋声响颤抖起来。

啊,他过来了——

“太宰,太宰!”
“唔……”
“太宰!快醒醒!”
“好吵……”太宰治感觉他的肩膀被一人攒紧大力的摇晃着,他呻吟几声想要阻止那人摇晃着自己的动作,他一边吃力的睁开眼睛看向身旁一脸担忧的织田,一边咳嗽着想要撑起身子。

“织田……作?”太宰治此时才感觉到身体传来的疲乏与无力感,他的喉咙愈发的干疼只想喝点什么润润嗓子,对了、喝点什么。
“太宰,你怎么样了?”

“好渴……”太宰治垂下头,他知道自己此时已然血红一片的眸子有多么诡异,他就这么垂着脑袋等了一会,一只水杯被对方递了过来。

“喝吧”“噗嗤”太宰治的笑声与织田的话重叠在了一起,太宰的笑声却越来越大且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他一手扶上了额头笑容却愈发的苦涩。

织田作之助看不到他的表情,太宰治才得以如此的毫无顾忌。

再待几日……便离开吧?太宰治的情绪稍微稳定下来,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容接过了杯子小口的喝着水,脑中却依旧在计划着何时离开这个影响自己情绪的地方。

我又被救了么?

啊啊……必须要找个机会趁早离开了呢?如此下来一定会是我的身体先撑不住呢。但是如果有血液的话……太宰治想到这里不由得咽了口唾沫,眸子似是不在意般瞥过织田的脖子。那里流淌着健康的、滚烫的新鲜血液,也正是自己所渴求的“甘泉”

织田察觉到强烈的视线后看向那人,后者在与织田视线对上之前便低下了头不去多看。太宰治觉得自己血红的眼瞳暂时是无法消退了,只好慢慢站起身子看着有些昏暗的屋子道:“已经天黑了么?”话语刚出口太宰就感到好笑,他看到了将窗子严严实实遮住的深蓝色窗帘噗嗤一笑。

“看样子没有”太宰治快速接上了自己的问话,殷红的眸子带着些冷意看着织田,没有一丝遮掩,就这么将自己——非人的一面展现出来。

织田愣了愣,眸子里除惊艳再无其他。

“太宰……你的眼睛?”

——他在等待,等待着……刽子手的行刑。

“啊啊……这个啊?”太宰治停顿了一下“很恶心对吧?”太宰治垂在身体两侧的手无意识的攒紧了布料,眸子却转也不转一下的,紧紧的盯着织田作之助。

并不是不相信那个人,只是不愿听到从他口中说出的,会刺伤自己的话。太宰治非常清楚一些人类在了解到他的身份的那一瞬间,眼瞳中丑恶的一幕,甚至更过的是摆出一副温和的模样,眼底却是浓浓的遮不住的恶意。

“不”织田摇了摇头,太宰治却生怕漏了什么一般死死盯着他,即使早已失去呼吸却也感到一种几近窒息的紧张感“它很好看”

“噗哈”

太宰治听见了自己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笑的直不起腰,眼角甚至泛起些生理泪水“织田作之助——你还真是个特别的人类”

<<<<

“太宰先生,你找我有什么事么?”男子看着四周紧拉的窗帘皱紧了眉头,他打开了灯使室内变得明亮起来,面上带着警惕的神情望向那名舒舒服服的坐在沙发上的男人。

“啊、这么说来,四木先生——”太宰治调整了一下坐姿,喉中发出满足的哼声,眸子掀起一点抬手指了指对面的沙发“我们是来谈生意的,不必如此拘束”

男人不屑的冷哼一声坐在沙发上,他一本正经的坐姿与太宰治那肆意的坐姿形成一副鲜明的对比,见此差异男人的眉头拧的更紧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一叠手写的纸张搁置在桌面上,清了清喉咙道“太宰先生,我等近日得到一份资料,说您……并不是人类,这一事是真的么?”

男人眼中带过一份不解,他突然觉得面前的合作者如果不是人类那还能是什么其他的种族,恶魔么?这下男人自己都觉得好笑,他摇了摇头正打算拿回那份资料“不过我倒是觉得太宰先生您不可能不是……”

“人类么?”太宰治笑了,他按住那叠资料并迅速抽出几张查看起来,上面记载着一些关于一种古老的种族的故事及传说——他们的称呼很多:吸血鬼、血族,更甚者将他们称之为贵族。

他们是夜的宠儿。

四木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指节因用力有些发白“怎,怎么?”

“……我不是。”

“太宰先生您又在说笑了,您要是不是人类难道还真的是恶魔么?”四木擦了擦额角并不存在的冷汗,他小心的打量着太宰的表情觉得他并没有在说谎。

“唔……事实上四木先生您这么归类也没有错,吸血鬼也算是恶魔的一种。”太宰治也端起一杯茶啜饮一口,鸢色的眸子眯成一道弧线。

四木先前也有在同僚的口中听过这个嗜血的种族,他们外貌与常人无异且不老不死,皮肤只是相比之下更加白皙一点,最重要的一点……也是传说中都有的:他们无法接触阳光。

四木想起平日里太宰治的种种表现似乎是印证了这么几点,身为干部却过分年轻的面容,今日里拉的严严实实的窗帘,似乎自己也鲜少见过这个年轻的干部白天出门的样子,更多时候是在深夜的酒吧当中。

“但是……您又如何证明恶魔的存在?”四木张了张嘴,不信任何宗教的他此时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面前的年轻人其实是一名活了几百,甚至上千年的恶魔这一事。

太宰治挑了挑眉,蓦然露出一抹恶意的笑容,他不去压制几日未曾进食的欲望,眸子殷红一片带着血光,一对异于常人的尖锐獠牙也分外明显。

“别,别过来!”四木何曾见过如此诡异的场面?面前的年轻人一改之前那温文尔雅的人模样,摇身一变成了一个魔鬼!他这才想起他不曾信过的神明,嘴里念叨着“神啊,如果你存在就请救救我吧”

随着太宰治一步一步的接近,四木的面容也因恐惧扭曲在一起,他脸上的眼泪和鼻涕掺和在一起一并淌下,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掏出枪支,随着清脆的上膛声伴着一声枪响“砰——”子弹穿过了太宰治的腰腹,那伤口却以极快的速度迅速的愈合,如果不是衣服破了个洞周围带着些黑色的血,甚至看不出太宰治受过伤。

“怪,怪物啊啊啊啊啊——”

“可惜,你并不信神,即使你信……他也救不了你。”
太宰治似乎并不愿意去咬四木的喉咙,他拉起四木的手腕用力咬下,吮吸着于他而言是食物的血液,直至四木彻底失去了呼吸他才悠悠停下。

「神明他并不爱你们。」

<<<<<

“太宰?”

“织田作之助……”这是太宰治第二次叫他的全名。

“你说……神明他爱我们么?”

“我不信神,但他……应该爱着所有。”

“嗯”

『一厢情愿也好,自欺欺人也罢。』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