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肆亦

这儿林肆亦,称呼咱为041就odk了√
多指教

《因果关系》

            章一、温柔之人
                   

『不愿接受他人的温柔,不是因为自尊心作祟,只是因为害怕再次被伤害而已』

虽说是顺势将太宰带回来了,但接下来该如何应对呢?织田作扭过头看着应该是陷入沉睡的人,然、对于人类而言,血族的存在无异于“怪物”罢。

这算是包庇逃犯么?先前借此去向安吾了解了一番,才知道太宰脱离港口黑手党的事情……以及自己的两位好友皆为异人之族的这件事情,之前一直以为很难见到才是。虽说从他们二人身上常伴有的血气以及呼吸之清浅已经猜到了一点,没想到真的是……

织田作想到这里不由得揉了揉太阳穴便收敛了心思不再多想,起身走向厨房准备早餐。

“咔嗒”就在门扉被轻轻阖上的瞬间,床铺上的人倏的睁开了眼睛“我这是……被织田作带回去了么?”太宰治支起一臂小心的撑起了半边身子打量着周围,他防止着自己不会发出太大的声响“竟然贴心的将窗帘拉的这么严实么?”

太宰治眯起了眸子“真是个温柔的人呀,织田作”他慢慢的挪动到床边起身微侧着站到窗户边上,伸手捻上一寸布料掀起拇指宽度的缝隙向外觑去“真是个好天气——”

他撇了撇嘴角收回手指,今天也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天气,天上愣是一片云也看不见。他这种常年生活在黑暗之中的子民明显不适合外出,更别提趁着这个机会离开此处。

那明媚的阳光刺得眼睛生疼,太宰治也不太在意的低头查看着腰间的伤口,腰上的伤口显然被处理过并撒上了药粉,那麻痒的感觉在松懈下来后更是不断的刺激着他的神经。

“呼……”太宰治压下喉间干渴的涩感握上了门把,略微调整了呼吸便将其拧开,他探出脑袋寻找着那人的身影。

“醒了?”织田作从厨房探出头,斜射进入放假的阳光懒散的洒在他的侧脸上,太宰治定定的看着这一幕,片刻之后也只能应了一声便绕过阳光坐到餐桌旁
“嗯”

“哇——织田作亲手下厨么?这还真是令我期待啊——”再次开口时,太宰治脸上洋溢着兴致勃勃的笑容,一手接过了织田作递过来的勺子之后慢慢的舀起一大勺咖喱塞进嘴里

“可能会有点辣,这是按照我平时口味做的,不知道你能不能……”

太宰治甚至没有等织田作将那句话说完,他猛地端起一旁的凉水狠狠灌入口中,半杯水进入了他的肚子后他才大声抱怨着“好辣好辣好辣——织田作你是将岩浆倒进去了么?”

太宰治吐着舌头将脸贴着桌面道“为什么会这——么辣”

“所以我刚刚也说过了,会有点辣”织田作面不改色的吃着面前的一份咖喱,他看着将舌头吐出来的太宰无奈的摇了摇头“不是很辣啊?”

“很辣啊,织田作你舌头上的味蕾是不是和别人不太一样?”太宰治此时怀疑织田作那副风轻云淡的表情是不是装出来的,他再次喝了一口水,伸手想要掰开织田作的嘴看看其舌头的构造,当然被对方躲开了。

太宰治用力的将自己的那份咖喱推到织田作面前,一手支起脑袋就这么看着织田作大口大口的吞咽着咖喱的汤汁与热腾腾的米饭。

“话说回来……太宰”织田作咽下一口咖喱,对上太宰治心不在焉思想跑毛的眸子,“吸血,血族触碰阳光后真的会像电影那样……”

“啊啊……织田作你直接说吸血鬼就好,”太宰治耸了耸肩膀,眸子一转看向一道斜射出来的光线“碰到阳光嘛……”他将手伸向了那对于常人而言无比温暖的阳光

“就会这样啊”

“滋滋”织田作皱起了眉头,看着那一小块与阳光接触的皮肤发出入火烧般的滋滋声,其迅速变黑带着焦糊般的气味并脱落几块灰烬滑落在地。

“够了。”织田作瞳孔紧缩,他猛地起身握上太宰治的手腕将他撤回阴影处,来不及数落那人只是焦急的查看伤口。

“噗嗤,只是小伤而已啦——织田作你没有必要这么的……”太宰治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看到了织田作带着丝丝怒意的眼神“担心啊。”

“好啦,我以后不会再这么做了”太宰治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垂下了脑袋,看着那块焦黑的皮肤再次脱落几块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

“嗯”沉默了很久后,久到太宰治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他听见了对方几乎听不清的应声,几秒后,一只带着暖意的手掌覆上太宰的脑袋,轻轻的揉摁几下便迅速撤开了。

真是——太温柔了呢。太宰治这么想着,撑起头看着织田作和没事人一样继续吃着咖喱。

“太宰”织田作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抬头道“你能吃些什么?”

但也是个笨蛋呢,太宰治暗暗摇摇头“当然要吃饭呀,不然织田作觉得我能吃什么?”他装出一副惊讶的模样,一边做了个夸张的摊手动作。但还是说谎了呢,虽说吃人类的食物并无大碍,但是长久下来却如同慢性自杀一般危险,补课多食,主食还是人类的血液,这一点是绝对不能忘记的。

“我明白了”织田作吞下最后一口咖喱,端着两个空盘放进水槽中“我需要出去一趟,买一些必需品”
言下之意,你伤好之前就住在我这里吧。
随后他瞄了一眼窗外明媚的阳光道“太宰你暂时别出去”
“嗨嗨——”

“咔嗒”门扉再次被阖上,太宰治先前的轻松之色全然消失,原本神采奕奕的面颊也被苍白无力所替代,他靠着墙边缓缓脱力坐下,伸手撩开了衣服下摆看着渗出斑斑血迹的绷带。伤口因先前有些大幅度的动作再次裂开,被纯银制成的子弹打中明显不会很快的愈合,如果不补充血液的话只能像普通人一样慢慢恢复,若是运气不佳的话甚至那一片肌肤会被银弹腐蚀形成无法治愈的伤口“哈啊,明明可以不用管我的”

“若是……有新鲜血液的话——哈”
怎么可能呢?
不用想也……就算是,他也不行。
“活该啊。”
太宰治昏迷前,隐隐约约听见了这句带着浓浓幸灾乐祸情绪的话语。
谁?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不是么?』

姑且先更一章xxx
我的拖延症没得治了orz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