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肆亦

这儿林肆亦,称呼咱为041就odk了√
多指教

随笔

#算是社里的贺文?(哪里贺了)
#嗯,祝大家新年快乐

那是快要入冬的时候,风刮在脸上已有些生疼,甚至时不时还会有枯黄的树叶在风中打着旋砸上面颊。这个时候的风已经有些冷了,作为一个拥有畏寒体质的人来说这样的天气似乎并不适合外出。

我摇着头试图将这些胡思乱想甩出脑外,视线却不由自主的看向手机上显示的一条短信:
魏教授:下飞机了,这就过去      14:21

坐在计程车上的我频频看向手表计算着时间,先生他说只等我半个小时,若是我来不及过去他可以自己找旅馆歇脚。我只说家离的不远赶的过去,现在看来提前到达机场倒是有点悬。

20分钟后我气喘吁吁的到了机场,一看表已经14:52了,我暗叫着不好焦急的在机场内四处寻着先生的身影,许久终于是在角落的一排座位中央看见了他。正当我举起胳膊打算唤先生名讳之时我发现先生旁边还站着一位女士,她烫着不算明显的卷发裹着近日最流行的大衣正和先生交谈正欢。我不由打起了退堂鼓,我是认得那位女士的,她与先生同辈,在那届里也是相当具有名气的人了。

她与先生甚至有过一段孰真孰假的绯闻,在大学里传的沸沸扬扬,两人既没有出面澄清,也没有出言承认。久了这言论自然也就无人在意了,他们知道不管说什么都会将这个舆论推向另一个峰潮,于是索性不去理会,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权当这绯闻不存在。现在将这绯闻拿出来一时竟也辩不出真假,说这是偶遇我也绝对不信。

然而就在我愣在原地踌躇的时候先生瞅见了我,他唤着我的名招呼我过去。我犹豫了半晌还是挪着步子立在先生面前,那女士看见我后倒是颇为热情的打了招呼,偏头向先生询问着关于我的事情。

“啧啧,魏教授啊。这小姑娘你熟人?”她望着我笑了笑打趣着先生,先生也浅笑着回道“她是我的学生”

这一幕在我看来相当刺眼,我只能绞着手指小心翼翼的问道“魏教授,这位是?”

“我大学时期的同学,时雨。她在大学里还是挺有名的,你应该听说过”

“那……”我想问的其实并不是这个,只是那个问题也不太问的出口,不仅仅是因为没有勇气,更是因为没有什么底气。所以我根本不敢去直视时雨的眼睛,只是垂着头尽全力的去捂住我内心那些龌龊的想法。

可能是事事都不会尽人意罢,时雨盯着我半晌后露出抹似笑非笑的表情来,她那双上挑的漂亮凤眼似是能看穿我的一切,我那些个想法在她眼里许是昭然若揭的存在。所幸她很快便收回了眼神,但在那几秒钟的时间里我的心脏几乎要停止跳动。时雨扭过头向先生道了别,拍了拍我的肩膀离开了,我却险些脱力跌坐在地上,半天都没有缓过神来,甚至没有听清时雨对先生说了些什么。

“对了,这次我会待到年后”先生说道“你可有推荐的去处容我歇脚?”

“xx街的一家旅馆价格适中,但装横相当不错,魏教授你可以住在那边”我下意识的回答道,神游之际竟直接将自己计划了很久的目的吐出“啊,如果魏先生你要待到年后的话,过年能来我家吃年菜么?”

“……”先生闻言也愣了愣,但随后他的脸上带了些笑意,他道“好”

实际上我都已经做好被先生拒绝的心理准备了,再加上此问来的如此突兀,怕是难成。却没想到先生竟如此简单的就答应了自己,一时间并没有什么实感。直到先生拍着我的肩询问接下来该往那边走时才反应过来,这才慌慌张张的四处望望为他指了个方向。我的心脏狂跳不止,连脸颊都有些发烫。

随着先生回去的路上我将大衣裹紧,这即将入冬的风吹在身上又冷了一点。






不是有个写手挑战什么的东西么,就是给你十句话作为结尾,一半是甜梗一半是虐梗嘛?
我就是来挑战甜梗来了,因为我总觉得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虐文写手(呸),最近想变得甜甜的所以……
@千峥璇 副社签收。

评论(3)

热度(12)